背景顏色: 字型:   字體顏色:   雙擊鼠標滾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吳夏娃 > 他只在床上告白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頁  他只在床上告白  下一頁

他只在床上告白  第5頁    作者:吳夏娃

  杜御說話算保守了,其實她也很清楚沒有樂樂在身邊鬧她,自己完全就是一個傲慢又不合群,和世界格格不入的人。

  如果她能夠像樂樂那樣明亮開賏,笑容充滿渲染力,無對誰都前敞開心胸,像逗人的開心果,總是能夠融入任何團體,活躍氣氛,輕易就能使人卸下心防,打心底注入暖陽……如果她有樂樂一半的溫暖,這會兒,是不是就能夠分擔他的傷痛了?

  窗外的天色灰蒙蒙,天還沒亮,滿室灰暗,狼藉,濕冷。

  空氣中有一股濕咸的潮水味,摻雜著杜御的味道,和她的味道。

  窗紗啪啪啪地飄飄打打,那聲音好刺耳……她略略一皺眉。

  赤裸的肩頭露在棉被外頭,被一股冷風吹拂著,她忍不住瑟縮,卻又不敢動。

  杜御趴在床上,卷去大半的被子,一只手橫壓在她身上。

  陳招男無法闔眼,她甚至大氣也不敢喘一聲,不驚動杜御,就這么看著他的臉……

  太接近了。

  上高中后這四年多來和杜御太靠近,她連永夜小屋都常來,那天聽說他請病假沒來上課,才過來看看……

  陳招男抖著冰冷的手,抹去他眼角的淚痕,不知道他現在是醒著、還是睡著了?杜御雙手都是砸碎家具時弄岀來的傷痕,臉頰也被玻璃碎片劃傷了。

  她很輕的擦拭他臉頰上的血……

  他忽然張開眼,黑眸瞅著她。

  陳招男聽到自己的心跳聲,望著他……等待他閉上眼,或移開目光,這是他這幾天來常做的,但是他現在卻一眨不眨地看著她。

  「血跡……干了,很難擦掉!顾蜷_喉嚨,沙啞的聲音有點緊張。

  啪啪啪……

  整個房里只有冷風颼颼吹打窗紗的聲音,杜御依然只是張著眸……眼底空洞無神,看著她,又不是在看她。

  陳招男滾燙的耳朵慢慢又冷下來。

  不管他有沒有聽到,她還是跟他說:「你嬸嬸帶了些吃的過來,她很擔心你,她說你再這樣下去的話,她不能再瞞下去了……」

  接近清晨了,天色又比剛才亮了一些。

  杜御伸手觸摸她的臉,手指撫摸她的嘴唇,她的下巴,慢慢滑過她的脖子,滑向她赤裸的肩膀,緩緩抓著她冰涼受凍的肩頭,從床上爬起來……

  陳招男望著他,看著他的嘴唇覆上去……

  「杜御……」

  他吻去她的聲音,撫摸她的身子,壓在她身上,緩緩進入她的身體,抽動他的身體。

  啪啪啪……啪啪啪……

  海風吹得狂,從破碎的玻璃窗口傳來一聲又一聲刺耳的拍打聲,連窗幔都飛了起來——

  陳招男緊緊咬住下唇,攀著他冰涼的肩膀,承受他滿身滿心的沉重。

  杜御望著她,只看見一張模糊的臉,傷痕累累的心里,全是那些……曾經在杏山別墅里與樂樂相知相識,共享的歡樂,共有的笑聲所編織起的甜蜜記憶……如今卻成為折磨他的夢魘,成為等在黑夜里吞噬他的鬼!

  他愛上的人是和他一同岀生的妹妹,滿滿的希望成空,他給岀去的愛該如何收回來?他該怎么做才能忘掉這份痛苦,該怎么樣才能抹去這份記憶……

  抹去——愛上妹妹的不堪!

  「杜御……慢……你慢一點……」

  不,不能,他必須快一點,快一點忘記樂樂,快點忘棹所有的一切,不然他又要……又即將……掉入地獄,墜入黑暗的深淵!

  不快一點,他會輸,輸給他內心的魔鬼,他會被拖入地獄……

  分分秒秒,他都在想,他干脆舉旗投隆,干脆認輸,放棄他整個人生,沉睡在冰冷的黑暗里,好過在絕望中掙扎!

  他想認輸,他想放棄,一死百了,都好過一輩子背負痛苦折磨——

  「好吧……你想怎樣就怎樣……」

  那就不要管他!

  「但是你要知道,你不是一個人……你嬸嬸擔心你,你還有家人、朋友愛著你,還有……還有……我!

  在他的身體底下,這個無奈又虛軟的聲音,是誰?

  ……她是誰?

  不管是誰,只要不是樂樂,誰都無所謂……只要不是傷害到樂樂,是誰都無所謂。

  都無所謂……

  他捧起一張模糊的臉,狠狠的咬破她的嘴唇,她也該嘗一嘗他的疼痛……

  這一點點血絲,這一點點痛,算得了什么?

  根本就取代不了他滿身滿心傷痕累累的痛楚!

  「杜御……杜御……」

  聽著呼喊他的聲音,他的心臟快爆裂開來,只因他留著杜家的血,他就被風光光的抱回杜家,而和他一同岀生的妺妺,和他同一個母親的妹妺,卻見不得光成為棄兒,當了別人家的養女!

  拋棄樂樂的人,拋棄自己的女兒——竟是他的母親!

  他再也不相信任何人,這個世界,所有的人,全都下地獄!

  除了樂樂……

  全部都跟他一起下地獄!

  杜御抓著她,噴發他的怒氣,一次又一次,直到精疲力盡,才緩緩倒在她的身上。

  他的身體底下,是一副柔軟的身軀,體溫有些低,偶爾發著冷顫,卻不曾阻止過他,不曾掙扎,總是默默承受著他,一次又一次逆來順受著他……

  她不疼嗎?為什么不叫?

  他好痛,又疼又痛,恨不得毀掉她,他一定把她弄得又疼又痛,為什么她不叫……她是誰?

  一個問號冒出來,像一顆水滴滴落湖面,淺淺的在水面蕩開來,波紋一散就不見了,整個心湖里只有一個人……

  這么多年來,他眼里只有一個人,只有樂樂……

  「這么多年來,你眼里只有一個人,只有樂樂…」

  誰……

  「你會這么痛,痛到撕裂肺,那是當然……你想哭就哭,想喊就喊,相毀掉全世界都好,我陪你……」

  這個虛軟的聲音,好像在哪里聽過,卻又很陌生不是這么虛軟的語調,他聽過的聲音,應該要更犀利強悍……是誰的聲音?

  「……你有聽到我說話嗎……還是沒聽到吧……我也不知道我這樣做到底對不對……希望你心里有好過點……」

  好過?他怎么會好過?他想死,他根本就不想活了,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的拉住他,為什么還要緊抱他不放!

  「我告訴你一個秘密吧,這么多年來,我一直喜歡你……」

  ……關我什么事?

  「那年在杏山別墅第一次見到你,就被你吸引,從此再也移不開眼……從國中、高中,甚至到大學,唯一讓我心動的人只有你……不過,樂樂更重要,所以……反正,你要相信自己,我陳招男愛上的人,絕對不會輕易倒下去……會過去的,會的!

  會過去……真的會過去嗎?

  這個聲音,她說她是……陳招男?

  在他的心臟痛到快爆炸時,緊緊抱住他的人是……陳招男?

  在黑夜里,在惡魔來襲時,把他拖離地獄的是……陳招男?

  把她自己給了他,而他的心無動于衷,狠狠摧毀的人是——

  「招……男?」

  天方露白,一抹微光透進來,床上赤裸的兩人交疊著。

  杜御的眼球晃動,聲音嘶啞,眼里慢慢裝進了她。

  「你……想嚇死人嗎?」他終于看見她,終于叫回他的失魂落魄,陳招男嘴有抖著淺得看不見的苦澀和故作輕松。

  真的……是……陳招男?

  杜御驚見她脖子、肩膀處的點點吻痕,嘴唇還留著血……
歡迎您訪問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,www.828338.tw努力做最好的免費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!

上一頁  他只在床上告白  下一頁
第5頁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免費閱讀網www.828338.tw
本書的文字、圖片、評論等,都是由喜歡吳夏娃的作品<<他只在床上告白>>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,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首頁www.828338.tw!
福利彩票排列7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