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顏色: 字型:   字體顏色:   雙擊鼠標滾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吳夏娃 > 他只在床上告白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頁  他只在床上告白  下一頁

他只在床上告白  第19頁    作者:吳夏娃

  「……哦!苟紱]跟她商量,就自己把這里買下來。

  以為他每個月都把薪水交給她了,原來他還藏私房錢……

  然而「都沒沒跟她商量」這句話,她死也不會說出口。

  杜御胸口悶悶癢癢,好不容易才忍住笑意,從她的聲音就聽得出來……她八成又在心里罵他了。

  「你要知道,一個能夠放松的地方才能稱為家!顾龎焊蜎]聽懂他的話,他只好說一次。

  「……嗯!顾仓,莊園那里有他的家人,還有他是熟悉的環境,能夠讓他完全的放松,所以他才會夢想要四代同堂,所以她才帶著兒子搬回去。

  結果反而害他一天到晩繃著神經在擔心婆媳問題,最后如他所料的爆發。

  反正她就是個讓人神經緊繃,無法放松的女人……她早就知道了,他何必再強調?

  杜御聽到她干澀的聲音,實在是……她可不可以多往自己的身上想呢?這個傻瓜。

  「穎兒,你是我的妻子,你能夠放松下來的地方,我才會把它稱為家,所以這里才是我們的家……這也需要我說嗎?」杜御復雜的口氣滿是心疼又無奈。

  這個意思是說,杜御買下這里是為了她,為她著想……嗎?

  陳穎滿臉驚駭瞪著他,臉色迅速燒紅……杜御怎么會知道只有這里能讓她放松?她住在莊園時還是表現得很悠閑自在,像自己家里一樣,明明就沒有差別,他究竟怎么看出來的?

  又瞪著一雙不甘心的大眼睛了。

  杜御看見她瞠目,眼淚忽然像斷線珍珠般崩落。

  她哭了,沒有嚇到他,反而是她自己被滾落的眼淚嚇得趕緊撇開頭,不想讓他看見。

  「唉,我們結婚多少年了,我還看不出來?」杜御嘆了口氣,把她的轉過來,抹掉她滾燙的眼淚。

  「我……住哪那兒都無所謂,你根本是想太多了,而且故意挑在我和媽吵架的時間點,這樣不明不白地搬出來……」陳穎一著惱,滿臉羞,漲紅著臉撇過頭去。

  她是氣自己一激動又亂說話,她明明一把火熱,燒著滿滿的感動,說出口的卻像是挑刺一樣難聽,實在很想咬掉自己的舌頭。

  「我頭痛,先讓我睡會兒!苟庞p撫她的臉,心疼地拍拍她的背,他有個渾身傲氣,但是臉皮很薄,心腸很軟,又很容易害羞的妻子,他早就知道了。

  「嗯,你睡吧,幾點要起——」陳穎準備要起身,卻被杜御拉住了手。

  杜御把她垂落臉龐的長發塞到耳后,摸著她燙紅的耳根子,緩緩抱住她,把她拖上床。

  「你不是要睡會兒?」陳穎當真摸不清他,身子莫名地僵了一下。

  「嗯……讓我睡一會兒!苟庞鸨蛔由w住她,靠著她的額頭,閉起眼睛。

  他這回當真動了火氣,才剛搬回來,她就鉆進兒子的房里,一睡大半個月還不肯回來。

  每天早上瞧她那張神清氣爽的臉,他就來氣,居然忍不住也和她賭氣了……唉!

  「杜御,我還有工作……」

  「嗯……」杜御緊摟她柔軟的身子,被苿莉香味包圍,他逐漸放松。

  第5章(2)

  陳穎望著他,臉頰默默的持續發紅……杜御睡眠很淺,怕吵到他,她動也不敢動。

  你是我的妻子,這里是我們的家。

  杜御低沉的聲音干凈又好聽,聲聲敲進她的心坎里。

  穎兒,你能夠放松下來的地方,我才會把它稱為家。

  陳穎眼眶燙熱,一顆心都快融化了。

  杜御這么為她著想……她該怎么辦才好?

  穎兒,你是我的妻子……

  陳穎對著結婚八年的丈夫,聽到自己的跳聲,跳著很令人害羞的心動。

  她看著他的嘴唇好半天……緩緩咬了一下唇。

  「嗯……」陳穎聽到自己哼了聲,那聲音——讓她的臉像著火般的紅。

  她想干什么?她想吻杜御……嗎……

  陳穎深深抽了一口氣,驚喘——她瘋了!

  這眨間,一個聲音敲進來……

  不賭氣了嗎?

  誰賭氣了?

  她整張臉驚天動地的變了色,發現自己真的瘋了!

  搬回來這段時間,她心里悶悶生著杜御的氣,她在心里責怪杜御才是和她賭氣的那個人——但是杜御做了什么?

  他什么也沒做……

  杜御一直不希望她跟兒子黏太緊,以往回到家都會把她抱回房間。

  但是這半個多月,他只是……什么也沒做。

  他只是什么也沒做,讓她每天早上張開眼睛還在兒子的床上……

  他什么也沒做。

  而她就是在怪杜御什么沒做——她直的是瘋了、瘋了、瘋了!

  陳穎終于想起,結婚這么多年來,只要杜御在家都不曾跟她分房睡,每次都是她跑到兒子房里睡,不過醒來都在兩人床上,在他的懷里。

  睜開眼睛看見他這件事,原來不是像吃飯喝水那樣稀松平常,而是杜御把她慣壞了……

  你真的只喝一點?

  你期待我多喝兩杯?

  她的思緒……可以別在這么尷尬的時間點跳轉到這里來嗎?

  她是渴望每天早上在他的懷里醒過來,享受他的體溫、他的臂彎,還有他的吻,但她不喜歡他喝酒……

  他每次喝多,就要啃她。

  他老是喜歡壓著她慢慢啃,那種感覺一點都不舒服,偏偏他還非得把她全身都啃過一遍才肯放過,她每次都尷尬得要死,和他做愛時她只希望他快點結束。

  陳穎對著杜御沉穩的呼吸……那股熱氣一直對著她的嘴巴吹,吹得她的嘴唇好癢,她伸出舌頭舔了舔干澀的嘴唇,不小心舔到杜御的嘴唇……

  陳穎想起杜御每次吻她時總是先輕輕地吻她,然后……這樣……再這樣……

  陳穎眼里一片迷蒙,聚精會神地瞇著眼睛——她,在做什么?

  發現自己居然在偷吻杜御,陳穎腦袋瞬間炸開了!

  她愣了好久,才很緩、很慢地翻過身去,用手搧著滾燙的臉,深深吸了口氣——好熱、好熱……

  她已經夠熱了,突然,背后咚地一聲,杜御又靠過來……

  陳穎動都不敢動,卻在這個時候,貼著她的背熟睡的男人朝她摟抱過來,一只手就剛好覆蓋在發脹的胸部上……她緊緊捂住自己的嘴口,差點驚叫出聲!

  陳穎無法瞧見,她身后的男人高揚的嘴角下不去,全身的惡劣細跑都跑出來,為了補償自己大半個月來的孤枕難眠,正享受著欺負妻子的樂趣。

  杜御抱著妻子,心情終于平靜下來……

  終于,回到一家三口的生活。

  還是天地大夏,七樓。

  杜俊英從六樓跑上來,正要洗手吃晚餐,卻被爸爸叫去媽媽的工作室把蠶寶寶關回自己的窩。

  爸爸好兇,黑著一張臉叫他把數量數清楚,一只都不準留在媽媽的工作室,還得把地板掃干凈,才準吃飯。

  「媽,我肚子餓……」

  陳穎在廚房里,一聲都不敢吭。

  杜俊英只好忍著肚皮打鼓的聲音,去工作室把滿地爬的蠶寶寶收回盒子里,拿掃把掃地,哀怨地當完「灰王子」,終于可以吃飯了。

  耶!今天是他愛吃的炸——

  「媽媽……我們不是要吃炸豬排嗎?」說好的晩上要做他喜歡吃的炸豬排呢,媽?杜俊英在爸爸面前不敢耍脾氣,眼睛巴眨、巴眨望著媽媽,小嘴微微嘟著。

  「啊,我們明天吃,好不好?」慈母不敢說她陪嚴父睡了一覺醒來,把寶貝兒子的炸豬排忘了。
歡迎您訪問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,www.828338.tw努力做最好的免費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!

上一頁  他只在床上告白  下一頁
第19頁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免費閱讀網www.828338.tw
本書的文字、圖片、評論等,都是由喜歡吳夏娃的作品<<他只在床上告白>>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,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首頁www.828338.tw!
福利彩票排列7开奖